007真人007真人

  核心提示:原因在于,旭烈兀与“黄金家族”在钦察汗国(即金帐汗国)与察合台汗国的亲戚们发生了分裂……就这样,已然形成血海深仇的两个蒙古国家在外高加索地区两败俱伤的战事竟断断续续持续了一个世纪之久。

 
历史揭秘,蒙古帝国,蒙古帝国疆域,蒙古帝国国土总量,蒙古帝国西进,蒙古帝国黄金家族内战

  蒙古各汗国 资料图

  被夸大的小战役

 

  1851年,爱德华·克雷西出版了他的经典著作《从马拉松到滑铁卢改变世界历史的十五大战役》,这本书中首次提出的“决定性战役”的概念,日后变得非常流行,并引起后世许多历史学家的效仿。发生在1260年的艾因贾鲁特战役正是这样一场被许多人视为终结了蒙古帝国向西扩张的决定性战役。

 

  然而,事情真的是这样么?

 

  1252年7月,成吉思汗的孙子蒙哥汗发动了蒙古帝国的第三次西征,在各宗王部众中每十人抽出二人,组成十二万大军,交由胞弟旭烈兀统率西进。蒙古铁骑如狂飙一样扫过中东大地,1258年,旭烈兀攻陷巴格达并处死哈里发,立国五百余年的阿拔斯王朝最终灭亡。1260年初,蒙古军又攻克了今天依旧战火频燃的叙利亚重镇阿勒颇与大马士革。这年夏天,蒙古军的先锋已经抵达加沙,距离非洲只有一步之遥。

 

  但这时,蒙哥大汗去世(1259年),忽必烈和阿里不哥争位的消息传到旭烈兀军营,旭烈兀命前锋怯的不花镇守叙利亚,自己则率领主力于1260年6月26日东回大不里士(建立伊利汗国),第三次西征在事实上已经结束。虽然旭烈兀也曾经遣使埃及,要求马穆鲁克王朝素丹(又译“苏丹”、“算端”)投降。但这并不意味着埃及已经成为蒙古的下一个目标——第三代蒙古大汗贵由曾经在国书里要求罗马教皇降服,但蒙古军从来没有制定过入侵意大利的计划。事实上,在充满制度自信的13世纪的黄金家族征服者眼里,“大蒙古国”与别国之间的关系只有两种:战争或者降服。

 

  统治埃及的马穆鲁克(原意为“奴隶”)在蒙古人的威胁面前选择了抵抗,竟斩杀蒙古使者及其随从3人。最高统治者库土斯素丹下令征召全国军队,逃役者处以笞刑。为了筹措军饷,库土斯命令征收所得税和人丁税。1260年7月16日,库土斯亲率倾国之兵(大约3万人)离开埃及,开赴叙利亚,最终于9月3日在距约旦河左岸的贝桑西北15公里处艾因贾鲁特与怯的不花率领的蒙古军(可能只有1万人)相遇。即使这只是一支蒙古军偏师,即使马穆鲁克军队可能在人数上占有很大优势,战役仍然十分激烈,直到库土斯亲自上阵,高呼“愿安拉佑其臣仆战胜鞑靼人”,马穆鲁克人才艰难获胜,俘杀怯的不花并重夺直到幼发拉底河的叙利亚地区。但马穆鲁克的统治集团注定只能同患难,无法共富贵。1260年10月24日,利欲熏心的大将拜伯尔斯由于没有获得阿勒颇作为封地,居然在叙利亚回兵埃及的路上,手起刀落,把库土斯的头给砍了,并继任了素丹的王位。

 

  这场战役的经过仅此而已。蒙古人虽遭失败,但主力尚存,就像怯的不花自己说的那样,“不应当让汗王过分伤心于一支蒙古军队的丧失。他可以设想到这只是在一年内他的兵士的妻子没有怀孕,他的马场内没有生驹……”短短两个月后,1260年11月底,一支蒙古军队就又重新进入叙利亚,再次抢掠了阿勒颇。可见旭烈兀并没有放弃夺取“肥沃新月地带”的企图,而艾因贾鲁特战役的“伟大历史意义”,如《全球通史》里所说的“挽救了伊斯兰教世界,标志着蒙古帝国衰亡的开端”,也显得颇有些言过其实了。

 

  疲于内战的“黄金家族”

 

  实际上,伊利汗国的主要目标是叙利亚而不是埃及。因为伊利汗国的蒙古人经由臣属的安纳托利亚和小亚美尼亚的“间接”商路远远不够。为鼓励贸易尤其是从地中海贸易中分享更多的商业利益,伊利汗国必须控制叙利亚,掌握地中海东部沿海地区与西方世界展开直接贸易的出海口。

 

  但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旭烈兀(和他的伊利汗国后继者们)却无法把这一企图付诸实施。原因在于,旭烈兀与“黄金家族”在钦察汗国(即金帐汗国)与察合台汗国的亲戚们发生了分裂。伊利汗国占据的外高加索地区(里海和黑海之间的陆路地区)是金帐汗国唯一一条通向南方地中海、黑海地区的通道。因此,金帐汗国大汗别儿哥公然向旭烈兀索要阿塞拜疆的土地,旭烈兀对他的这位堂兄当年为蒙哥大汗效力时经常派遣急使向自己发号施令本来已经很不满,如今干脆撕破脸皮“虽说他是兄长,但他即毫不谦逊,而对我威胁强迫,那我就再也不尊重他了”,干脆将自己的汗国首都定在了阿塞拜疆地区的大不里士(今属伊朗)。于是,黄金家族第三代之间的亲情在利益面前已经荡然无存,1262年起,旭烈兀与别儿哥为争夺阿塞拜疆的地盘兵戎相见,结果旭烈兀先胜后败,不久在郁闷中去世(1265年)。

 

  “黄金家族”之间的仇恨仍在延续。别儿哥趁旭烈兀之子登基未久,以30万骑兵南下,结果在一条河边被伊尔汗国的军队阻止,两军隔河相互射箭,相持了14天。最后别儿哥病死道中,大军于是护送他的灵枢回国。到了1280年,新任金帐汗脱脱蒙哥再次入侵伊利汗国,结果被“杀死了军队的一个统将和许多士兵”,脱脱蒙哥也因战败而心痛至极,最后一命呜呼。”十年之后,金帐汗忙哥帖木儿又率一万多人入侵伊利汗国边境,又被杀死三百人,俘虏若干……就这样,已然形成血海深仇的两个蒙古国家在外高加索地区两败俱伤的战事竟断断续续持续了一个世纪之久。

 

  不唯如此。1270年,觊觎伊利汗国土地的察合台汗八刺也进兵伊利汗国,虽被伊利汗国打得落花流水,仅带着五千残兵逃回;但伊利汗国与察合台汗国之间从此也变得兵连祸结。1272年伊利汗派军侵入察合台汗国、次年更攻入察哈台汗国的首府,纵兵一周,“居民之未能逃走者多被屠杀,伊利汗国的军队带回波斯的俘虏达五万人之多。”但伊利汗国的东部边境也不断遭受来自河中的察合台军队劫掠,人畜财物损失无算,譬如1295年察合台汗国军队五万就在伊利汗国抄掠达2个月之久,“将20万妇女,儿童掳走充作奴隶”。甚至晚至1314年,察合台汗也先不花为了在与元军交战失利后避免“我们的地盘和兀鲁思(指国家)就会变得比瞎子的视界和蚁穴更为狭窄”,居然“向西方及呼罗珊之地掠夺”,入侵伊利汗国以弥补失地。虽然比起钦察汗国的入侵这些战事尚未构成对伊利汗国的严重威胁,但也已经足够使得大不里士的统治者们焦头烂额不暇他顾。

分享到:
最热文章
精品推荐 recommended products